[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联系方式 >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这个大湖如此多娇!

[时间:2021-12-09 18:35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金秋十月,青海湖万顷碧波荡漾,天高云淡,湖天相接—作为中国最大咸水湖,青海湖一直是游客眼中浪漫与壮阔的化身,是长假出行的人们心之所向的“诗与远方”。

  从地图上看,青海版图像一只兔子,而蓝宝石般的青海湖恰似玉兔的眼睛。怀抱近4600平方公里的浩瀚烟波,青海湖比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太湖还要大一倍,它的辽阔超乎想象。

  然而,大湖之“大”绝不仅限于辽阔,曾面临资源枯竭、面积缩小、生态退化,而如今重现静好,“高原蓝宝石”—青海湖在多年修复保护中完成“蝶变”,向世人展示着她的丰富“大美”与和谐“大爱”。

  青海湖的“性情”因四时而异:秋日的辽远恬淡正当时,水鸟的嬉戏与人群的喧嚣都渐行渐远,大湖打着瞌睡,预备着冬日的寂静冰封;而来年春日,冰消雪融,暖橙色的夕阳给湖面“镀”上温柔滤镜;到了盛夏,湖水则湛蓝无边,呼吸,仿佛能将一“朵朵”蓝吸入肺中;伸手,仿佛可以拥抱一夏天的风。

  大自然在这里打翻调色盘,青海湖的“撞色”层次丰富,“无缝拼接”中又不乏活泼生气:天蓝与水蓝渐次递进,白云“无心出岫”,悠悠荡荡;风从祁连山吹来,辽阔草原翻卷着柔软的绿意,星星点点的牛羊四散,好似珍珠;黄灿灿的油菜花尽染山野,与湖蓝相衬,置身其中,豁然开朗……

  除了变化不定的“性情”,青海湖还有很多张面孔:她是“西部歌王”王洛宾眼中“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诗人海子笔下“青海湖上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浪漫而富有想象力;岸边,金银滩草原上的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诞生了中国第一颗、氢弹;早已淹没在湖水之下的中国首个鱼雷试验基地,仿佛无声地诉说着大湖深藏功与名的过往;依傍湖水,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的车轮飞驰而过,吸引全国、全世界的运动爱好者来此,开启“速度与激情”的梦之旅。

  尽管每天吸引成千上万天南地北的游客,但大湖的真正“主角”并不属于人群,而是长久以来在此繁衍生息的野生动物们。

  初夏,青海湖周边各大淡水河河口处湟鱼逐渐聚拢,它们成群结队逆流而上,向着产卵地进发。为了保护湟鱼洄游,青海官方拆除拦河大坝,修建阶梯式洄游通道,帮助鱼妈妈们顺利上溯产卵。河道上空,棕头鸥、渔鸥翱翔盘旋,不时俯冲向波光粼粼的河面。

  何玉邦和孙建青在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了十几年,每年2月起,他们会对环湖周边鸟岛、海心山等24个鸟类栖息地、15个普氏原羚种群区域每月巡护监测一次,夏季还会对湿地、物种、植被等进行综合考察调研。

  谈及多年来与水鸟、普氏原羚相处的感受,二人觉得有句话最贴切:“我爱你,跟你没关系。”

  “候鸟孵化季,我们提前在栖息地布设探头,通过视频监控鸟类孵化、破壳的时间,”何玉邦介绍,有时,他们会根据环境变化做些必要干预,“随着暖湿化趋势,从前的沙地长出了草,但斑头雁、棕头鸥都喜欢在沙地筑巢,沙子是它们的‘席梦思床垫’,”他笑着比喻,“所以,我们会提前除草。”

  “我们通过监测掌握普氏原羚的生活习性、种群数量变化,但会避开发情期、产羔季,就是为了不打扰它们,”何玉邦说,“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户拆除了自家的围栏刺丝,我们还人工打井、修饮水池,方便它们的栖息和迁徙。”

  孙建青介绍,这些年随着普氏原羚数量上涨、栖息地扩张,逐渐与周边人类的生活区域交叠,有时会与家养牲畜抢食。

  “越来越多牧民自愿减少养殖,保障普氏原羚的草场。”他说,“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争取资金给老百姓补饲,未来国家公园建成后,将从机制上进行规划、按市场价核算补偿,保障牧民的利益。”

  此外,青海三级检察机关还建立首个普氏原羚保护通道,避免因国道横穿栖息地而发生的车辆碰撞致普氏原羚死亡事件。

  “游客在公路边看到普氏原羚,都拿出手机拍照,但对我们来说,不一定要亲眼看到它或者离它很近,只要通过技术监测知道它们在自己的天地中很自由,就可以了,”孙建青说,“喜欢而不干扰,对野生动物来说,最好的亲近方式,是远离。”

  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监测结果,普氏原羚种群数量14年间增长约9倍,目前年均种群数量稳定在2700余只。

  同时,青海湖的水鸟总体数量已达40余万只,鸟类由1996年的164种增至目前225种,青海湖成为中国候鸟种群最为集中的栖息繁殖地,并作为中亚、东亚两条候鸟迁徙路线的交汇点、重要停歇地与中转站。

  除野生动物外,环湖地区植被覆盖度逐年提升,沙地、裸地、盐碱化土地减少,水土保持和防风固沙能力增强,湿地、草原、森林、荒漠生态系统功能显著改善,多年来持续实施的封育、禁牧轮牧、退耕还林还草、水环境治理等综合性生态修复措施成效明显。

  “从前,鸟岛附近的旅游公路、科研监测码头、停车场,如今都‘消失’在水下;”“小时候,湖水就在离家不远的山崖下,此后多年间慢慢退去,现在又重新漫过山脚…”目睹青海湖不断“长大”“长高”,何玉邦和孙建青都有种“大湖归来”的感觉。

  据统计,15年来青海湖水位上升3.65米,水体面积增加344.31平方公里,湖泊水域面积恢复至20世纪60年代水平。

  未来,将进一步巩固青海湖生态旅游品牌,完善周边乡镇基础设施和服务功能,在环湖自驾游、骑行游、徒步游以及湖泊草原观光、观鸟观鱼、民俗文化风情等活动基础上,综合利用巨大水体衍生出的生态资源禀赋,将自然教育、生态研学与旅游深度融合。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山青草绿…中国最大咸水湖的辽阔不止水域,还有包罗万象的胸襟。在这片万物和谐的天地,青海湖用自己的“成长”阐释自然的“大美”与“大爱”,也向世人传递着尊重、平衡、共生的启示。(作者:潘雨洁)

  农村人居环境宣传系列动画(十)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共建共享美丽宜居乡村

  目前对动物基因组进行的测序多数集中在与人类相似的动物上。研究人员警告称,这会使人们忽视生物多样性和错失机会。

  植物肉或称植物蛋白肉、素肉,其主要原料为植物蛋白,如大豆蛋白、小麦蛋白、豌豆蛋白等。

  生冷的食物不易消化,容易伤及儿童幼小的脾胃,尤其是对那些脾胃虚寒的宝宝,冬天的食物更应以热食为主。

  田原宇团队提出“快速热解过程控氧控灰”思路,首创农林废弃物自混合下行循环床快速热解成套技术,在国内外率先解决了高纯度高活性生物腐植酸高效制取难题。

  “浴水重生”的旱优73,正是出生于水稻遗传资源的创制保护和研究利用项目。水稻遗传资源的创制保护和研究利用项目,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系统的水稻遗传资源的收集保存、研究评价和创新利用。

  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新闻处发布消息称,两名自南非返回的俄罗斯公民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这也是在俄境内首次发现该病毒感染者。

  在较低频率下,光传输的能量不足以触发人类眼睛和许多其他传感器中的光感受器,而100太赫兹以下的频率(中红外和远红外光谱)有着丰富的可用信息。

  据近日发表在《神经影像》杂志上的论文,美国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确定了103个记忆敏感神经元的特征,这些神经元在大脑回忆记忆的方式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尽管奥密克戎导致的症状似乎更轻微,但科学家需要研究奥米克戎对不同年龄群体的影响。尽管奥密克戎具有很高的传染性,但美国大部分病例感染的是德尔塔变异毒株。

  为进行验证,研究团队分析了美国逾700万人的保险理赔数据,发现开处方药西地那非与随访6年后阿尔茨海默病确诊风险降低69%有关。

  近日,德国科研人员在生命起源的相关研究中取得新进展。对于模拟和研究早期地球上的首个原始细胞来说,复合凝聚层微滴是一个合适的模型。

  北京时间12月7日12时12分,谷神星一号遥二运载火箭在我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升空,将天津大学一号、丽泽一号、宝酝号、金紫荆五号、金紫荆一号03星5颗小卫星顺利送入预定轨道。

  2000年以后,作为山东省良种工程小麦首席专家,田纪春带领省“超级小麦”育种团队育成了65个小麦新品种,累计推广10亿余亩,增产小麦360亿斤。

  规划指出,到2025年,工业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绿色低碳转型取得显著成效,绿色低碳技术装备广泛应用,能源资源利用效率大幅提高,绿色制造水平全面提升。与用友合作打造智慧工厂,通过负荷排程系统优化排产,福建石化工厂生产线对能源动力的消耗大幅降低。

  “十四五”开局之年,我国重大科技成果竞相涌现,创新能力持续提升。展望未来,围绕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更多科技政策将加快落地。

  生物育种技术将会为推动小麦产业提质增效,为打赢种业攻坚战、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农业可持续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在空间站执行任务期间,女儿每个周末都会和他视频,“害怕我孤单,也害怕我寂寞,是心理上的一种安慰。”

  棉花研究和育种工作者同样期待彩棉生物育种可以和抗虫棉生物育种取得同样的成功,利用转基因技术创造出颜色多样,纤维品质和产量高的彩棉品种。

  在一项历时3年、覆盖我国10个省份的“中国成人肺部健康”研究中发现,臭氧长期暴露会对成年人肺功能造成负面影响而导致小气道功能障碍。

  随着知识的不断迭代和信息的爆炸,如何在海量的信息中获取值得信赖的内容、提升科研效率、与领域内的同行建立高效的交流与合作,成为科研工作者日益面临的挑战。

网站首页产品下载市场分析企业动态企业文化联系方式